老婆還是自家的好!

2017年06月26日     檢舉
老婆還是自家的好!

(1)

以前,我租住在一棟九十年代建設的老房子裡,樓下住著一對中年夫妻。每天凌晨四點左右,他們便會起床,先是乒桌球乓地撿拾一陣,然後在薄霧蒙蒙中推著一輛手推車出門。

平時,只有中年男人一個人在後方推著那輛手推車,而穿著廉價大花裙子,腰間綁著箇舊腰包的女人則緩步走在一旁,一隻手輕輕地搭在車上。遇到上坡時,女人才會在前方拉扯一把。

他們是出攤賣早點的,煎餅、涼麵、豆漿等等混搭著賣。

遇上周末,他們收攤會晚一些,每每等到我要出門時,才看到他們兩人從遠處一前一後將手推車推了回來。

最底下一層,陰暗潮濕,本來是用作儲藏室的,可房東覺得太過浪費,便以廉價租給了這對夫婦。我住在三樓,平素與他們碰面不少,但不熟識,遇見了也只是報以微笑。

那個中年女人應是個急性子,嗓門大,有時,她在家中「發飆」,感覺方圓一里都能聽到她的「教誨」。我跟她家的直線距離不超過十米,自然常常「耳濡目染」。

在我印象中,這個中年女人是串鞭炮,一點點火星都能引爆。比如,她要她男人去買洗衣粉,買回來的不是她想要的那個便宜牌子,便會嘮嘮叨叨念個不停;再比如,賣早點時,只要那中年男人收到了假鈔,那女人可以在收攤之後,從街上一直數落他直到家門口。

我在那裡住了近半年,要是連續兩天聽不到那女人的嘮叨聲,我都覺得有些不正常。但這半年裡,鮮少聽到中年男人還嘴,最多是細聲細氣搭兩句話,活像一個做錯了事的孩子。

住在附近的人都說那中年男人軟弱,「氣管炎」,肯定每天都過得很不如意,面對這樣的玩笑或者哂笑,他也不辯駁,只是微微一笑沉默帶過。

那年七夕節的傍晚,我抱著一束玫瑰回家,準備在家裡把自己收拾得人模狗樣再去赴約。經過樓下時,那個男人突然喊住了我。

我起初覺得納悶,後來聊了兩句才知,他想買花,可在附近轉悠了幾圈後,也沒見到一個花店。此刻,正好見我捧了一束玫瑰經過,便向我詢問花店的位置。

我說從公司附近的一個花店帶回,距這將近十公里。

他低頭嘆了一口氣,繼而又問道可不可以勻一朵給他,他要送給他老婆。

他不知道我手中玫瑰的朵數是特地選好了的,勻一朵出去就少了一層意義。

我告知他有所不便,他也不再糾纏。

待我走到樓梯口時,突然瞥見他那落寞的眼神,有些於心不忍,便從花束中抽出三朵遞給他。

他詢問價錢,我說不需要,見我不肯收錢,他便堅持只要一朵。

看見一個中年男人滄桑的臉上突然泛起二十歲小夥子才有的笑意時,驀地,我也覺得欣慰。

後來,有一次碰見他和一個穿著格子襯衫的中年男人在一個飯館吃飯,我坐在隔壁桌,有意無意地聽著他們舉箸之間的聊天。

格子男首先是一通抱怨,說自己老婆如何不好,又懶,又不體貼人。

我以為他會立刻接過格子男的話,狠狠吐槽自己的老婆,畢竟在外人看來,一個壓抑太久的男人總要找一些釋放點。可是他並沒有,只是靜靜地聽對面格子男的抱怨。

接著格子男「旁徵博引」,說起他家附近哪個女人如何賢惠,與他家黃臉婆比起來,簡直一個是天使,一個是巫婆。最終得出一個結論:果然,那句老話說得沒錯,老婆還是別人家的好。

格子男停頓了一下,看了他一眼,顯然,想得到他的支持。

不過出乎我意料,他蹙了一下眉頭,說道,「我覺得我老婆挺好的。每天為我洗衣做飯,噓寒問暖的,關鍵她也只對我這麼好。」

格子男楞了一下,然後直搖頭,「你呀,真是沒救了。」

後來,從一些租客那裡聽聞很多關於中年男人的傳言,他也是個有故事的人。

他的故事發展路線是起初窮困,拆遷,開店,發財,小三,離婚,破產,正室回歸,再一起艱苦生活。

據說,他玩婚外情的時候,對老婆的態度可不像今天這樣。那時他老婆脾氣有點暴躁,那麼他就使用暴力,以暴制暴,那樣的日子沒過多久,他對他老婆近十年來的情愫就只剩下了嫌惡。

如今,他妻子依舊是以前那個「壞」脾氣,愛嘮叨。可在中年男人的眼中,她早已不是那個黃臉婆,而是一個冷了會叮囑他多穿點衣服,餓了會為他做喜歡吃的菜的好老婆。

他並非喜歡被數落,只是每當他想起,那段時間,他被他小三的老公揍斷幾根肋骨,絕望地躺在病床上,只有他老婆還天天給他熬湯守護時,他就覺得現在的一切都是幸福,偶有一些不如意也算是略帶疼痛的關愛。

有時候,吃過晚飯,太陽還沒有完全沉入地平線,就能看見他們兩個人相隔一步遠,一前一後地沿著人行道散步,大多數時候都是沉默,但是當男人偶然回頭,和女人四目交匯,彼此會心一笑時,你會覺得整個黃昏都因為他們變得更加沉靜。

(2)

常常聽說一句話,「老婆是別人家的好。」而且不少男人以此為真理,憑著這句廣為流傳的話來解釋自己一些出格的行為,在犯錯之後想方設法地為自己正名。可是事實真是這樣嗎?難道別人的老婆是寶,流光溢彩,自己的老婆就是草,一無是處?

答案顯而易見,可為什麼我們還是會常常有意無意地流露出這樣的感覺呢?大概,是我們被太多柴米油鹽的日子蒙蔽了那雙發現美的慧眼,太多的「理所當然」麻痹了自己那顆用來感受溫暖的心。

曾經去看過一次水粉畫展,遠看的時候,美輪美奐,可走近了看,卻覺得每一筆甚是粗糙,全無遠觀之嘆。或許,這就像看人一樣。當一個人跟你有些距離之時,你會願意用一種積極的心態和眼光來打量他,他所有不完美的細節都被你自動溶解到了整體的美好中。而當你和一個人耳鬢廝磨,相處日久之後,他會毫無保留地將自己所有真實的一切完全釋放在你的面前,包括各種並不完美的細節,那時,你就陷入了只見孤星,不見銀河的蒙昧漩渦中。

人們對於不屬於自己的事物有天生的好奇和過譽,就像陳奕迅的《紅玫瑰》中有一句歌詞「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」。很多人都認為抓不到手裡的就是好的,他們妄自菲薄,不相信自己能夠擁有真正美好的事物。即便是一個賢良淑德的女人每天溫柔的依偎在自己的身邊,他也不會覺得這個女人小鳥依人,而是會讓他覺得膩歪。久而久之,得不到的成了貴金屬,得到了的反而成為了廢鐵。

古語有云,「入芝蘭之室,久而不聞其香」。意思就是在擺滿香草的房間內待久了,也就聞不到香味了。兩人相處,大抵也是這種狀態。初識,或覺新鮮,香味四溢,甚是喜愛。可日子一長,習慣了對方的好,就覺得所有的關愛理所當然,自然就難以繼續找到讓自己感動的地方了。我們把對方的優點漸漸地稀釋在平淡的生活里,卻把對方的缺點逐漸放大在往後的光陰中。如此一來,對方所有的好我們都選擇熟視無睹,所有的壞卻都明察秋毫。段首那句話出自《孔子家語》,完整的句子是,「與善人居,如入芝蘭之室,久而不聞其香」。和善人住在一起,尚且如此,何況總有些缺點的凡人了。善人沒有變壞,自己的另一半也沒有變得不好,唯一變了的是自己那顆快要麻木的心。

(3)

要記住,老婆是用來疼愛的,不是在鍋碗瓢盆的日子裡拿來和別人比較的。或許她不完美,很多細節都沒有達到我們所以為的高度,但是當我們孤獨寂寞之時,只有她會陪在我們身邊,當我們臥病在床時,只有她會一旁竭盡心力地守護著。只有她會毫無索取地付給我們一輩子的光陰,也只有她會全心全意地為了我們傾注滿心的關愛。

如果她不會下廚,請不要立馬用別人家媳婦做飯多麼美味來指摘她,因為比起別人家的媳婦,她或許更加溫柔。

如果她太喜歡逛街購物,請不要隨意抓出一個省吃儉用的宅女來說道她,因為她或許更會將你的生活打理得完美。

沒有哪個女人願意成為另一半口中與別人對比時的落敗者,所以不要隨意將自己的老婆與別的女人對比,來責備她。要知道,現在已不是婚姻包辦的年代,當初是自己在自由的境地下選擇了這個和自己過一輩子的女人,那麼她就理應是我們心中那個永遠無可替代的女神。

願意和我們一起四處嬉遊,風花雪月,玉盤珍饈,過好錦繡生活的人大有人在,可是能陪我們粗茶淡飯,相濡以沫,度千山暮雪,看細水長流之人,除了自己的老婆,就再無其他了。

而且,即便別人家的老婆再好,好到所有關於美好的形容詞都可以堆砌在她身上,那也跟我們沒有絲毫關係,她終究不會屬於我們,也不會陪我們度過所有黑暗的日子,過那些柴米油鹽的平凡生活。

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,老婆還是自己的好。

漫隨長風八千里,吹盡浮華始為真。摒棄那些荒誕的妄想,好好珍惜現在的枕邊之人,我們才能擁有真正值得我們珍視和守護的幸福。(本文首發於悅讀)

相關閱讀